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2011-09-12 00:56:46|  分类: 书籍编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多彩黑耳  壮乡明珠》一书约稿】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牵挂一个地方,山水是其次,最主要还是人,因为人才是万物之灵。就说黑耳,那里的山水美不胜收,一坡一地,一溪一流,一洼一池,都逗人想,可最让人放不下的还是人。

 赵正云,一个六十多岁的壮族文人,一个六十年代的老高中生,一个为生计所迫的民间画匠,一个苦等转正的民办教师,一个蜗居山寨的农民作家,而且还是出版过小说集的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这在乡下,在众生中,算是一个传奇。我和他说起来话长,九六年吧,好像是,反正那时杨川还健在,我们三个在曲靖花山凤凰岛参加一个笔会,同去的还有云南新锐作家、现任《曲靖日报》社副刊部主任的窦红宇,以及原师宗党校校长、现在市委党校供职的尹士端,我们都是师宗人,且趣味相投,找在一起,倾心交谈,视为莫逆之交。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从那时起,我们都尊称赵正云为“赵大哥”,一直叫到现在。赵大哥待人诚恳,不掺一丝杂质。我和杨川自与他结识后,他待我们亲如兄弟,逢年过节,不怕麻烦,不嫌劳累,大老远把黑耳的糯米、粽子、腊肉、瓜果等送到县城来。杨川生前也极牵挂黑耳,主要是牵挂赵大哥,特固执,想起来便骑着那辆大摩托,驮着我,一路颠簸,到羊场山顶,就看见了如画的黑耳槽子,接着就见到了赵大哥,然后喝酒,出游,谈山水、谈生活、谈文学……所以杨川对黑耳情有独钟,2006年得了肺癌,临终前曾叮嘱我们要把他送到黑耳去安葬,他说那里山好水好,寂寞的时候,赵大哥会常去看他。这事现在和赵大哥谈起,还会落泪。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赵大哥至今都不曾离开过黑耳,因此在他的笔下,写的都是黑耳的人、黑耳的事、黑耳的生活,洋溢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地域特色和民族风情,这在他2006年出版的小说集《柳叶谷的女人》里得到了集中展现。其实,他的生活,我觉得很诗意!去年5月,我和市电视台“源头夜话”栏目组的李黎老师他们专程到黑耳给赵大哥拍专题片《路》。接受采访时,我突然发现,赵大哥的那种恬淡、从容、执着,实际上,从我认识他到现在,十四五年了,并没有大的变化。他只是略显苍老,人依然清瘦,精神依然矍铄。那么,什么东西能够抵抗时间的磨洗?我想,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土地上,或许就是赵大哥的快乐!虽然物质条件不如城里,但文学创作使赵大哥的内心更有力量,精神世界更加丰富。我在《柳叶谷的女人》序言中这样描绘了他的生活:“一个人蜗居在山寨写小说有多难!几年,几十年,生于斯,长于斯,每日与山相望,与水为伴,看天高云淡,看草长莺飞,累了,晚了,再回到小屋,默默地伏在桌前,把那些已经漫漶的日子,一个字一个字写进格子里”。确乎如此,赵大哥正过着这样一种生活。近期,他又写了一部关于平定滇乱、出关抗法的壮族英雄岑毓英的长篇小说,正筹备出书呢。

说到人,我似乎和黑耳有缘。

曾任龙庆乡乡长、现在总工会任副主席的张茂安,也是黑耳的壮族,因为有共同语言,很早我们就是故交,知交。其实,他写东西也是很老到的,尤其喜欢本民族文化,喜欢喝酒唱歌,性情中人,只是宦场事多,无暇顾及。

宣传部搞摄影的田昌维,黑耳的壮族小伙,是三年前在一个饭局上认识的。当时并不在意,但后来在网上偶然打开他的博客,发现他的摄影作品很有品位。有的还获了奖,其中那幅名为《乳》的作品我最欣赏,后来被《画说师宗》收录。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在拐村教书的张世昌,黑耳的壮族小伙,不仅会唱,而且还能创作,还能制作。他创作的《黑耳敬酒歌——一杯米酒敬亲人》,脱胎于本土壮族小调,旋律明快,朗朗上口,在黑耳本地,几乎是喝酒必唱。我也会唱,而且会用壮语唱,在酒场上常常赢得壮家朋友的好感。此外,张世昌还创作了《盘江恋歌》、《木棉花开等你来》、《米酒飘香》等,是个难得的音乐人才!【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原在龙庆卫生院工作、现离职经商的田勇,黑耳的壮族小伙,我是在张世昌的音乐视频上先看见他的网名“小黑耳”,再浏览他的博客,然后在一次与黑耳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他。小伙子俊朗,机敏,我们当场喝干三杯,并引以为友。小黑耳也喜欢音乐,但他的长处在于音乐制作,也是个难得的人才。

其他我认识的黑耳人,还有张茂席、赵林武、何贵佐、李代贵等。张茂席是老友张茂安的弟弟,和我们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发起人刘书红是同学,也是学音乐的,现虽经商,但热爱音乐之心未改,我们在一起喝过两次酒,他十分豪爽,歌也唱得好。赵林武是我高中时的同学,读书那阵儿,我们经常叫他“四麻子”,也是个好玩、好唱、好酒、好客的豪爽人,我们只要碰在一起,必定要多喝两杯。何贵佐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二○○八年招聘的本科大学生,也是黑耳的壮家小伙,挺能干,现在调度控制中心工作。李代贵原来也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喜欢弄电脑,网络技术比较强,后离职经商。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最后还要特别提到一个人,我是后来才知道他也是黑耳人,这更加印证了我的某些结论。他是本县的政协副主席、县财政局局长张宏斌,一个很优秀的官员。不仅官声好,而且歌还唱得有板有眼,好几次县上举行歌咏比赛,张宏斌都是领唱。为什么要提到这一点?是因为我觉得,在职务的光环下,他还保存着一种艺术气质和精神,这很难得!

谈到那么多黑耳人,归结起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爱自己的家乡,比其他地域的人更爱自己的家乡。凡与黑耳的朋友在一起,他们谈起自己的家乡,几乎都带着一种对家乡深深的眷恋和自豪。这就是黑耳人!他们身上透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艺术气质。汲取家乡深厚的文化营养,创作歌颂家乡的文化作品,传承本民族的文化精髓,宣传黑耳的文化特色。这就是黑耳人!他们在那片土地上不止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还喜欢文学、喜欢音乐、喜欢摄影,喜欢诸如网络类的新生事物。这就是黑耳人!因此,有时候,我觉得在师宗这个小城,或一些圈子,初识一个新朋友,即便没有介绍老家是哪里的,假若来自黑耳,我似乎也能猜出八九分。因为他们和我的赵正云大哥一样,诗意地栖居在那片土地上,淡定!快乐!充实!有效地抵御着时光和世俗的侵蚀!

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呢?

【原创】诗意地栖居在黑耳 - 林茂 - 林茂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7408)|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