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2010-03-08 17:06:42|  分类: 金丝榔音乐组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组合,或者叫演唱组合,本来只是音乐表现的一种合作或组织形式,但在当下是个准热词。不信,你在路边随便逮一个骑山地自行车戴MP3耳迈的少年问问,他会笑你太out了,接着一口气点出他们喜欢的诸多音乐或演唱组合,譬如今年春晚再度走红的“小虎队”,有些过期的“黑鸭子”、“羽泉”、“S·H·E”,正在炙手可热的“飞轮海”、“梦之旅”、“八只眼”等等,甚至今年县上举办的“春晚”都邀请了贵州兴义一个叫“叶朗”的组合来唱了一盘。不过,这些都是外界的,热则热矣,与我们关系不大,我们仅只是受众,是这些组合的消费群,出钱看热闹的。而现如今,情况有些变了,在师宗这个云南边陲小城,我们也有了一个音乐组合——“金丝榔”。这好像是我们县的首个音乐组合!尤其像这种纯本土、纯草根、“纯天然无公害”,以歌颂家乡、赞美生活为主题,自己作词、自己作曲、自己排练、自己演唱的组合形式,似乎没有过。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成立于2009年7月17日,先后在县上举办的“建国60周年”文艺晚会、县政协七届三次会议的联谊会、2010年春节晚会上演唱,得到了多数人的好评和官方的关注和重视。目前,“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仍在业余时间排练其原创歌曲《凤飞故乡》、《放牛哥哥》、《山魂》、《话说鸡和蛋》等,可谓“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缘起:探寻和重构“第三种生活”
    2002年夏,在海南博鳌的蓝色海岸,中国10位思想和财富超前的社会精英潘石屹、三宝、池莉、张越等展开了一场关于“第三种生活”的讨论,从而引发了不少有心人对当下生存状态的观照与反思。“第三种生活”是一个隐喻和象征,是我们对新的生活方式的企盼、勾画和梦想,是我们渴望改变现状、获得人生意义的愿景,是物质和精神都趋于平衡的较高质量的生活方式。说白了,就是在现实生活日益物化的背景下,在尘世众生的主流活法之外,在吃饱穿暖之后,搞点有益于身心、有益于社会的精神文化活动,从而使生活过得更充实,更纯粹,更有意思,更脱离低级趣味。
   我那年在网上首次看到“第三种生活”这个词,或者说,在此之前我就有一些个人的思考和究诘。更远一点,从读书期间对荷尔德林诗句“人们诗意地栖居在此大地上”的玩味及海德格尔哲学思想的浸染,让我始终在寻求一种符合内心需要的生活方式。我时常扪心自问:这就是你真正想要的生活吗?答案往往是否定的。所以,服从内心的召唤,不断地改变自己,不断地修正自己,生活就在这种改变和修正中无限延展并获得了前行的动力和存在的价值。
    实际上,创立“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初衷就是在试图探寻和重构一种我们心目中的“第三种生活”。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2009年7月上旬,几个来自不同学校的音乐老师凑在一起闲聊,觉得业余时间,尤其是寒暑假,我们做点什么呢?反正不是打麻将,不是“干瞪眼”,不是睡懒觉,不是半夜三更爬起来在QQ农场“偷菜”,不是每天抽烟酗酒推杯换盏称兄道弟。那么,我们做点什么呢?都才三、四十岁的人,整天把光阴抛洒在那些无聊的事情上,不说别人如何看,连自己都觉得心里发慌。于是,雄壁中学的音乐教师刘书红提议搞一个音乐组合,每周星期六集中在他家里排练,能搞出点名堂更好,搞不出名堂就当自娱自乐。大家互相看看:要得!一方面,强化一下自己所学的专业,对音乐教学工作有好处。另一方面,搞点深层次的东西,陶冶一下情操。这个点子立刻得到了老婆们的拥护,个中原因不言而喻,都觉得这是个有意思的事,兴致勃勃,欢欣鼓舞。甚至有时,男人们围在钢琴旁吊嗓子,女人们凑在沙发上拉家常。刘书红的妻子马云华本身也是一个音乐老师,且有才,键盘娴熟,直接担当伴奏。所以,每次我去找他们,在楼下,远远就能听到飘溢而出的歌声。跨进门,狭小的租房内,温馨和谐的气息扑面而来。都是笑脸,都是同好,都是性情中人。在缪斯的殿堂里,在音乐的徜徉中,一切都是圣洁的,忘记了烦恼,忘记了忧伤,忘记了尘世的俗务,忘记了困扰我们的房子、车子、票子、位子……只有音乐在内心潺潺地流淌,倏忽间净化了那久已蒙尘的灵魂。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创立伊始只有5个人,现在有10个,主唱4个。发起人刘书红在教师队伍中或许比较普通,你看不出他是一个蕴含着做事能量的人。然而,走近了,了解了,就招人喜欢。他是那种酷爱音乐、工作专注、且有较强创造力的人。他的校长曾经与我同窗,说起来对他评价很高,他在学校不仅担负音乐课的教学,而且还当着班主任,业余时间潜心钻研曲谱,热心集体活动,因此,学校对他创立“金丝榔”组合一事,没有横加干涉,而是尽力支持。刘书红的妻子马云华,同是学音乐出身,与刘,是读书时的恋人,音乐上的同道,生活上的夫妻。所谓“夫唱妇随”,自然就成为了“金丝榔”组合坚定的支持者和主要成员之一。另外几个成员均来自不同的乡镇和学校:赵保忠,来自师宗第二中学,多才多艺,善吹葫芦丝,还能惟妙惟肖地来几个“模仿秀”,闲暇时经典笑话一段接一段,常常逗得我们捧腹大笑。赵永朝和保文忠来自竹基中心完小,赵永朝曾经在县上的独唱中夺过头奖,我在竹基工作时听过他演唱亚东的《向往神鹰》,至今余韵犹存。罗筑军是大同中学的音乐教师,曾参加过县总工会举办的演讲比赛,我当时在台下作评委,对他洪亮的声音印象颇深。赵石林,来自高良小学,也是一名音乐教师,但他的计算机应用技术更好,“金丝榔”组合的几首原创歌曲均由他来进行初步合成和制作。刘正,龙甸学校的音乐教师,我们10人中,他个子最高、年龄最小,性格活泼爽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成员是陈建功,原先也是龙庆完小的音乐教师,声乐造诣较高,在县内小有名气,甚至在省上也获过奖,2007年“师宗县第二届青年歌手大奖赛”第一名,县上举办的许多演唱活动都有他的独唱,也是“金丝榔”组合的主唱。正因为这个特长, 2006年被县供电公司招入麾下。
    好了,我现在已经列出9个人了,我就算第10个罢。其实,音乐于我,只是喜欢而已。我在“金丝榔”组合里,属于一个“自由人”。忙得赢就去和他们练练声,忙不赢就做我自己的事;演唱时不上台,怕影响了整体效果;平时主要和大家斟酌一下歌词的问题,提提意见,想想办法,仅此而已。然而,我很喜欢这个集体,原因是“金丝榔”组合所体现出来的艺术精神让我感受到探寻和重构“第三种生活”的可能。我在工作之余,更多的是阅读和写作,这其间有个特点,阅读也好,写作也罢,主要是一种寂寞的个体精神活动。而加盟一个沙龙式的社团,与一些有才有趣的人在一起沟通交流,感觉很爽很愉快很轻松很有意思。此前,丹凤一中几个朋友组成的乐队或足球队都曾约我参加,无奈不会乐器,学生时代学的一点吉他技能早已忘到九霄云外。踢足球吧,爱归爱,40岁的人了,一方面时间不允许,另一方面体力跟不上,跑起来肚子会晃,不现实。我与“金丝榔”组合结缘,说起来也很自然。先是刘书红托陈建功拿了一首歌词来让我修改,就是后来的《凤飞故乡》。接着在一起吃饭,聊得很投机,惺惺惜惺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于是,瞌睡遇上枕头,很快就加盟了他们创立半年的“金丝榔”组合。所幸大家都是些厚道人,心里没有什么功利的想法,又尊我年长几岁,聚了二三次便处得很融洽。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现如今,屈指算来,“金丝榔”音乐组合创立快8个月了。日子不紧不慢,生活不咸不淡,岁月在无声地流逝……我们这伙人,平时分散在不同的乡镇、不同的单位、不同的住所,该上班上班,该吃饭吃饭,该和孩子嬉闹就和孩子嬉闹,该和老婆厮混就和老婆厮混。不同的是,每到周末,星期六的清晨,阳光橘红的时候,我们会不约而同地在刘书红家汇聚。我们走在路上,一路走一路唱,是心里在唱,唱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那种感觉像是走在铺满鲜花的小径。
   我终于明白:如果说,人生永远在路上,那么,边走边唱——或许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第三种生活”。 
意外:县歌?还是现歌?
   我始终认为,一个人的创作,总是发乎于情,顺乎于理,延乎于志。“金丝榔”组合的发起人刘书红创作的第一首歌《盼》,毫无例外地选择了爱情,表现了青年男女急切等待恋人前来约会的生动情景,因为爱情是所有艺术形式不懈追寻的永恒母题。他写的还有一首歌叫《宝贝》,表面是歌颂那些为社会忘我工作、抛妻离子的模范人物,实际上是抒发了一种为工作而与自己的孩子不得不分别的舔犊之情,也与感情息息相关。
   1998年暑假,刘书红到龙庆乡中心完小去找还在那里教书的陈建功玩,一起畅游于那边的美丽山水,看着那高高的石岩坡,看着那弯弯的箐底河,写下了《放牛哥哥》一词,随即谱了曲。不过,这首歌一直静静地躺在他的笔记本里,直到“金丝榔”创立后才拿出来试唱,发现这首歌很好听。这是一首乡土情歌,有浓郁的民歌特色和空灵飘逸的田园意境。在竹基演唱的时候,曾有人提议把这首歌作为竹基的“乡歌”,因为竹基一直被誉为“山歌之乡”。
   同期,刘书红和妻子马云华还创作了《山魂》、《看花来》等歌曲。
   《凤飞故乡》是刘书红在创作上的重大突破。如果说他初期是为个体的爱情而写,那么现在他已经升华了自己的感情,开始在为师宗这片土地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而写。2009年11月28日,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因为不认识我,刘书红将写好的《凤飞故乡》歌词第一稿,托陈建功拿到我家里来修改。开初,我并不看好这首歌,歌词的第一稿比较平,没有出彩的地方。但碍于情面,我还是认真地做了修改,包括歌名和一些词句。改完后,我和建功坐着闲聊,他断断续续的说起刘书红这个人如何如何。当中特别打动我的是两个细节:一是他很久以前写的《放牛哥哥》,二是他每个周六集中几个音乐老师在家里排练。当时觉得,现在这个社会,大家都在忙着票子、房子、车子、位子的事情,难得还有这样的人,一直守望着自己的理想,且实实在在地做着一些不俗的事。——这个人有意思!我突然产生了与他交往的念头。于是,我们三家人在一起吃了顿饭,他把这些年写的歌让我看了一下,我们做了些交流,谈得很投机。但当时还没有要加盟他们“金丝榔”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人不错,可以处。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凤飞故乡》这首歌真正得到提升是在我修改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刘书红熬了很多夜晚,苦思冥想,终于在“起——承——转——合”中的“起”与“合”两个环节上得了几个好的句子,不仅扣紧了“歌颂师宗、赞美家乡”的主题,而且更有层次感和审美意蕴。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上午,我第一次去他们排练的地方。一路上建功跟我说《凤飞故乡》出来了,书红谱完曲那晚,激动不已,半夜三更打电话给他,在电话里就唱开了。很好听,真的!我将信将疑。到了他们排练的出租房内,也是书红的家里,他们几个正围在钢琴旁练声。条件虽然简陋,但气氛非常好。见我到来,立刻唱了一遍,征求我的意见。我当时的心情应该用“惊喜”来形容。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功夫不负有心人,这首歌真的成了!
    其实,在此之前,《凤飞故乡》这首歌已经在县政协七届三次会议的联谊会上,县文工团的小礼堂里,演唱了一回。当时,县上主要领导都在,对这首歌给予了充分肯定,省政协报还刊登了照片和报道。县委王书记认真地翻看了歌词和曲谱;县政府徐县长看完演唱后,又听了一遍刘书红的清唱,敏锐地提出了几点具体的修改意见,其中一个意思就是再增加一段歌词;县政协主席何平华、县委宣传部长张雅存、县政府副县长曹丽华、县政协副主席张宏斌、县纪委副书记马冬梅等领导,隔三岔五地询问“金丝榔”的创作和排练,一直给予关注和支持。当晚吃饭,领导们热情地邀请“金丝榔”组合的几个人参加,有个政协委员甚至提议把《凤飞故乡》作为“县歌”来打造。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我加盟“金丝榔”组合后,书红把写《凤飞故乡》第三段歌词的任务交给了我,算是又一次对这首歌的完善。2010年1月22日,我随朋友去龙庆乡磨磋落玩,那晚酒喝多了,睡在宁静的乡村,半夜醒来感觉很好,静静地想了一个多小时,想出了《凤飞故乡》的第三段歌词,赶紧记在手机上。第二天回来立刻进行排练试唱,感觉还是比较吻合。
    2010年2月9日晚,“金丝榔”组合在县上领导和县文工团团长马华老师的支持下,参加了县“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演出和录制,“金丝榔”组合除我和伴奏马云华外,其余8个人再次登台演唱了修改后的《凤飞故乡》一歌。春节后,我们将《凤飞故乡》制作成MTV送县上有关领导审阅。
   “金丝榔”组合及其原创歌曲《凤飞故乡》在较短的几个月内,能得到县上领导的赞赏、支持和鼓励,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同时也很感动。从我这个业余写者的角度来看,我知道文化对于一个地方的重要性。尤其像“金丝榔”音乐组合这样自发的、民间的、业余的小社团,带着对音乐的梦想,带着对家乡的一片赤子之心,以一种虔诚的姿态,以自己嘹亮的歌声,唱出了对家乡的赞美,唱出了对人民的深情,唱出了对盛世的讴歌。实属不易啊!所以我想,无论今后是“县歌”,还是“现歌”,至少对宣传师宗形象、丰富地方文化、歌颂社会主义新生活,都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和尝试。从“金丝榔”音乐组合所获得的支持和肯定来看,我们要感谢县上对文化事业的重视,对民间社团的扶持,对多元化宣传的兼容!“金丝榔”音乐组合赶上了好时代,赶上了好环境!
后继:梦想何时照进现实?
    梦想虽然美丽,然而梦想的翅膀并不轻盈。
    有一天晚上,我们谈起了杨丽萍及她的原生态舞蹈《云南印象》,还谈起了去年在“星光大道”一路飘红的陕北姑娘崔苗。我们经常谈起这些艺人或者艺人组合的成功,借以激励我们自己继续走下去。大家在羡慕和感慨之余,也大胆地幻想了一把“假如我们也唱红了咋办?”是啊!谁没有个梦想?我不也梦想着有一天能写出部精彩的小说吗?如果一个人连想都不敢想,内心哪来的力量去坚守那份执着!然而,我毕竟年长他们几岁,或许会多一些理性的思考。我知道梦想与现实之间,不仅仅是个人的勤奋和执着,不仅仅是我们的才华和创造。有时,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需要用钱去度量,尤其演艺方面,本身是一个很“烧钱”的事。在这一点上,并不同于我的写作。写作基本上是一个人的事情,成本很低,压力不大,特别像我这样奉行“第三种生活”的业余写者。“金丝榔”组合就不同了,玩玩还可以,要走得更远,长的更大,唱得更响,则需要付出百倍千倍万倍的努力。就说杨丽萍吧,当初做《云南印象》时,连房子都抵押了,几乎山穷水尽。再说陕北姑娘崔苗,虽说“星光大道”是咱老百姓的舞台,但她“四进央视”,连获周赛、月赛冠军,耗资120多万元,除去政府、企业、亲友赞助的80多万元外,个人负债40余万元。我这么说,给大家泼了冷水,也给自己提了醒。
    我们“金丝榔”组合眼下就要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首先是排练的地点。自“金丝榔”组合创立之日起,一直都在刘书红家里排练。书红在乡镇工作,在城里租房,一间做卧室,一间做客厅兼厨房。我们排练就在后一间,二三十个平米,周围被钢琴、电子琴、电脑、厨具所占,剩余的空间基本够大家站着唱歌,如果10个成员都在,沙发就不够坐了,彼此谦让一番,往往有些人坐着,有些人站着。这个问题,我曾与党校的尹老师商量过,他倒是答应帮助解决一间用于排练的房子,但考虑距离有点远,乐器不好带,所以最终也没去,为这事我还觉得辜负了尹老师的好意。不过,大家倒也乐观,聚在书红家里,该排练时认真排练,休息时打打闹闹,很亲热!我给他们拍了些照片,他们开玩笑说:周老师,万一哪天我们唱红了,你拍的照片就值钱了。
   其次是必要的经费。“金丝榔”创立之初,由于大多数成员来自乡镇,所以食宿就成了问题。开始是凑份子吃饭,投亲靠友或在旅馆住宿。年前,我向外要了几千块钱,才装了网线,买了点小设备,剩下不多的钱,用来解决伙食。为了节省,我们买菜来自己做饭,书红的妻子马云华,既是伴奏,又兼厨娘,忙得不亦乐乎。当然,也没有谁叫苦。好几个晚上,我们七手八脚地弄了几个菜,凑成一圈,称兄道弟,喝着7块钱一瓶的南冲苞谷酒,快活得发疯。

关于金丝榔原创音乐组合的那些事儿 - 林茂 - 林茂 de BLOG

    尽管暂时陷入窘迫的境地,但大家除了有一个乐观的心态,还难得有一种对社会的责任感。也是年前,2月10日,听说高良森林起火,武警都下去扑救了,大家很担心。后来又听说,高良干旱断水,救火的人吃水都成问题,大家就凑了点钱,由刘书红和刘正开车从大同买了10件矿泉水送去高良,并统一交给县政府支援扑火队员。
   经费的事我们也在努力。年前有一家民营企业答应赞助,条件是为企业写一首歌。春节期间,我写了词,书红熬了个通宵,迅速谱出了曲,还初步排练了一下,效果很好,老板看了听了也满意,但不知什么原因,后来不了了之,我们也没有再问。当然,也有想慷慨赞助的老板,预备拿出20万来,提供一切设备,但其用意不清,大家商量了一下,一致同意放弃。因为我们“金丝榔”音乐组合不是以赢利为目的,大家都有工作,有饭吃,仅为探寻和重构“第三种生活”走到一起,如果不能实现梦想,就当自娱自乐,没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在困难中也充满希望的曙光。县政协主席何平华、县委宣传部长张雅存、县政府副县长曹丽华、县政协副主席张宏斌、县纪委副书记马冬梅等领导,县供电公司、县广电局、县教育局、县文体局等单位,一如既往地关心着“金丝榔”的创作和排练,有的领导已经答应帮助协调点经费以帮助我们正常开展活动。对此,大家都心存感激并满怀信心!
    又是一年春来到,“金丝榔”音乐组合歌声依旧,笑容依旧,步履依旧……
    每周六,大家还是会从不同的地方赶来,只为唱响一首歌!一首心中的歌!
    因为,我们都在等待!等待梦想照进现实!这一天,或许有,或许没有,而等待的过程中,我们已经获得了人生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006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