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为赵正云小说集《柳叶谷的女人》写的序  

2009-05-28 14:41: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蜗居在山寨写小说有多难!几年,几十年,生于斯,长于斯,每日与山相望,与水为伴,看天高云淡,看草长莺飞,累了,晚了,再回到小屋,默默地伏在桌前,把那些已经漫漶的日子,一个字一个字写进格子里。小说里的人鲜活起来,写小说的人却一天天老去,像村口那棵老榕树,壮硕的根系深深地扎进土里,碧绿的叶子顽强地舒展在空中。

  这是赵正云!这是我大哥!

  另一个大哥是杨川。我刚给他打过电话,他惦着这本书。他在电话那头声音很虚弱,我知道他疼,我知道他在熬,他在钝刀割肉般的疼痛里煎熬。他的左胸腔已经空了,癌症从他那里拿走了一叶肺……我的本意是让杨川出书。他这些年写了不少好东西,发表的层次也高。可是,杨川说还是让赵大哥出!赵大哥六十了,发了几十万字,我们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听了这话我很感动,理解他的想法,也尊重他的意见。赵正云大哥知道此事,战战兢兢,专门写了信来,百般推辞,但他是个厚道人,加上不善言辞,我和杨川一律以“我们商量已定,毋须多言”的专制语气强迫他接受。然后,杨川在病中搜集好刊有赵大哥作品的杂志,交给我并嘱咐写序。我利用工作之余,把认为合适的作品梳理出来,大致编排了一下,就托付给了市文联的朋友们。

  再读赵正云大哥的作品,让我又重新回到少年时期所熟悉的乡间大地,让我又重新想起杨川用大摩托驮着我一路颠簸盘旋多次到黑尔看望赵大哥的情景。美丽的黑尔地处南盘江峡谷槽区,天气酷热,但却有着童话般的田园风光。赵大哥一家用壮族最热情的礼节款待我们,杀鸡宰羊,连夜熬腊肉、做糯米花饭。酒足饭饱之际,我们一起到河里泡着,到地里掏洋芋,一路谈文学,一路去看赵大哥作品中的飞塘瀑布和发蒙古渡,两旁的绿野稻香袭人,淳朴的壮乡人好奇地目送着我们。回想起来,那样的时光,像梦一般,永不复返。

  文如其人。赵正云大哥有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讷于言而敏于行,属于那种很内秀的人。他的小说朴实而厚重,透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民族风情和地域特色;他的散文真诚、乐观,包含着对家乡那片土地的深厚感情。早年的小说《老哈进城》曾被《边疆文学》的刘永年先生称为“典型的戏剧性小说”,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和推崇。可惜有的篇目如《抱骚坡》、《老蛇与玉蛙》等已经散失,无从查找。

  我喜欢赵大哥这个人,也喜欢他写的东西,更欣赏他对文学创作的执著与坚守。他一生艰辛,历经坎坷,但一直保持着对文学的诚心和敬意。他以生活为源泉创作,以创作为精神生活,使自己的生命充满了诗意,使自己的灵魂得到了真正的救赎。

  感谢我最尊敬的一位长者!是他资助了这本书;感谢市文联的领导,是他们给了师宗文学一次展示的机会;感谢杨艳琼、敖惠琼等几位文友,是她们帮助完成了这本书的前期工作。有了这本书,有了这些文字,我们就能读懂黑尔,读懂赵正云,读懂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

                                                                                ——2006年9月27日夜于曲靖

  评论这张
 
阅读(52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