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李学正先生对本人小说的评论——世相百态 笔底波澜  

2009-05-28 00:13:09|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茂林小说的启示

           

【按:李学正先生,原师宗县委党校校长,本土老文化人,性格耿直,言词激烈,撰文颇多,文采斐然,且熟悉师宗历史地志。退休后,陆续给师宗的20位文学作者写过评论。2001年我参加中青班学习时曾听过他授课,故有师生之谊,一直敬重于他。他给我写的这个评论,多鼓励褒奖,少批评斧正,不胜惶恐之至。】

 

“不要在冬天划破/自己的手指/不要在夏天/掩藏自己的伤口。”这首诗系周茂林初期诗歌《断章》中的一节,载于1989年第5期《溪流》(曲靖师专百花文学社校刊,周茂林曾就读于中文系0872班,任两年的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兼百花文学社社长)。这小节诗虽短,但给人一种触痛感、深刻度和震撼力,具备良好的文学素养。

周茂林,笔名林茂,曾用笔名路野。这人励志嗜学,敦厚笃实,不仅懿德毓秀,而且工书、善赋,开始写诗,后来所写小说、散文、随笔等造诣极高。他以书为伴,以文为友,以写为乐,1989年至今,先后在《边疆文学》、《云南文艺评论》、《珠江源》、《玉溪》、《红河文学》、《楚雄文艺》、《云南教育》、《文学天地》、《曲靖教育研究》、《珠江源经济》、《曲靖日报》等刊物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评论、论文、报告文学等30多万字,有的篇目收入《多情珠江源》、《师宗风物》等书中。他写的东西多数内容生动、充实,感情真挚,说理精粹,字句通俗,鞭辟入里,给人以美的享受和理的启迪,极有欣赏价值和教育作用。多年来,他撰文数十万余字,尤以小说为最。下面浮光掠影地挑出其中4篇小说和1篇报告文学略析端倪,以飨读者。

小说,不仅源远流长(源于上古时期),而且分类不少,有神话小说、志怪小说、志人小说、传奇小说、话本小说、章回小说和现代小说等等。特别是唐代的传奇小说,融入了虚构,使小说五彩缤纷、喜笑怒骂皆成文章,魅魑魍魉、怪异咄咄,琴瑟琵琶,韵音声声。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小说亦如诗,至唐代而一变。”,“文学即人学”。小说作为一种反映社会生活、反映人世间的兴衰际遇与悲欢离合的叙事性文学体裁,其人物、情节、环境,三者缺一不可,但人物是核心,情节与环境为物服务,为塑造人物而蓄势隽秀。因此,描写人、刻画人物是小说的本质特征。对人物,或行动描写,或语言描写,或细节描写,或概括描写,或肖像描写,或心理描写等等,——都是为了塑造人物形象。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任何人都离不开所生活的时代及环境,事件的发生,故事情节的发展、高潮、结局也要有特定的环境。环境,为人物活动提供天地,为事件的发生、情节的发展提供背景和提示原因。故事情节,凸显人物性格,塑造艺术形象。由于小说具有完整而复杂的情节,能够具体充分细致地描写环境与刻画人物。因此,能够概括描写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特定的社会生活,必能够构成一幅时代的生活画卷。小说,按篇幅可分为长篇、中篇与短篇小说。长篇小说长达15万字以上,以至几百万字;短篇小说,少则千把字二三千字,多则不超过2万字;中篇小说介于长篇小说与短篇小说之间,字数在2万—15万之间。

茂林周君的16篇小说,均系短篇小说。短篇小说,由于篇幅短,往往只能截取社会生活的一两个特定断面,挹取二三个人物,集中刻画其中一个中心人物,言简意赅,以小见大,以少胜多,以一当十,莹珠映日,一叶知秋。正如俄国作家契诃夫所说:“简洁是天才的姐妹”,茂林的不少篇章就是这句名言的诠释。

例如,1997年第1期《楚雄文艺》刊载的《风铃》,虽然只有短短2500余字,却将“爷爷”——一个清未民(国)初的马锅头形象塑造得十分成功。文章通过“爷爷矮壮的身躯站在高大的吴军门面前,吴军门挥手就是三拳,像打在一堵墙上,疼得咧着嘴嗷嗷直叫”的描写及在圭山三次与“山贼”、“路匪”、“土匪”的遭遇,还有与恶霸戚老黑的“交锋”、“扛横”,“爷爷把那杆老七九,拉得哗哗直响……”的渲染,把一个铁骨铮铮,威风凛凛,嫉恶如仇,慷慨爽直,敢作敢为,爱打抱不平的“爷爷”活脱脱地表现出来了。这一形象如一束熠熠烁烁的电光,穿越时空隧道,永远光彩照人。

又如,1997年第10期《玉溪》刊载的《默默消逝的远方》(曾在“玉溪、红河、曲靖三地州市短篇小说擂台赛”获奖),小说紧扣青年画家陈默与高考落榜学生舒岚私奔逃亡,向着一个永远难于抵达的“远方”执著追寻的故事来刻画人物,使人物显出独具特色的个性特征,这是《默默消逝的远方》刻画人物的特色特点。主人公陈默第一次出场时,通过舒岚的眼睛看见:“他的面孔,苍白、清秀、轮廓分明,一头中分的长发包裹着额头,整个身体修长瘦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舒岚的眼睛一下子就勾勒出陈默精明英武、豪爽正直的性格特征。而舒岚,“穿一件圆领的嫩绿色T恤,配一条黑色的短裙,穿上高跟鞋,这使她小巧丰满的身体更挺拔了些。”寥寥数笔就勾划出一个窈窕淑女的形象——婀娜多姿,艳容丽质,楚楚动人,落落大方。其他人物,如商店老板,“络腮胡须留得很长,戴墨镜……骑着摩托张张狂狂地走了。”等等。作品中一个人一个样子一个个性,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正所谓“性情面目,人人各具”啊!作品中曲折动人的情节,往往是通过一个个场面的展示,一个个细节的描写,一步步地推向高潮。舒岚与陈默的爱而生恨、恨而生恋就是如此。第一个场面,写她与陈默在客店中邂逅相遇。她“一推门,吓了一跳,一个男人正在画布上涂着,白衬衣扇披着……”;接着,第二个场面,“她和他谈论‘远方’的话题,他俯身弹她的脑门……”;第三个场面,她觉得他与楼上的宿客和楼下的食客不一样,他是一个纯粹的人,内涵丰富的人,思考深刻的人;第四个场面,她“每天早上头不梳脸不洗就钻进陈默的房间看他作画。两条腿交叠着悠在床沿上,象两节雪白滚圆的萝卜,睫毛很长,嘴唇微微厥着。”;第五个场面,陈默倒在血泊中,人们看见舒岚“这个小小的女人把枪对着自己的脑袋,一声枪响……画片从悬崖顶上飘落下来,纷纷扬扬。”。这些细节扣人心弦地把故事情节的开端、发展、高潮与结局,一一罗列,犹如剥笋,层层深入,环环紧扣。恩格斯曾经提出,文学作品应当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小说中的舒岚就是一个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她既有自己的个性特征,如对恋人的思念,对真爱的渴望,对自己尊严的维护,又具有一些女孩子的特点,爱得如火,恨得如仇,重情、烂漫、任性、撒娇等,是个性与共性高度统一的艺术形象。当然,无庸讳言,舒岚与陈默的死,颇令人嗟叹嘘唏,瞠目结舌。但是作者不如此安排,试想,让他(她)们乐滋滋的活着,然后,美滋滋的团圆,优哉游哉。那么,小说批判锋芒就会消退萎缩,大打折扣,逊色不少。舒岚与陈默的死,是送一个疯狂时代远行,是送那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便是这篇小说的社会意义之所在。

小说《有时想要飞》发在1999年第11期《边疆文学》上,其卷首语评点:“周茂林的《有时想要飞》展现的是某种追求的失落,不知道读者是不是能从这些现世生活中得出些自己对此问题的真实感悟。”根据以上提示,读罢《有时想要飞》,既被作者演绎的曲折生动的故事情节所吸引,更为作品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想飞”的人物形象而喝彩叫好。小说中的主人公——边远山区石头村村姑珍珍,进城后接二连三遭受打击。首先是寻亲生父亲未谋面,身无分文而流浪街头;接着在商店打工,刷碗洗菜扫地劈柴烧火做饭倒尿喂狗养猪,被老板拐骗敲诈勒索,继而在灯红酒绿的卡拉OK包厢内陪一个局长的酒而被人钓了黑线……”。生活在现实中的人,特别是女人,不能没有理想,但一定不能沉溺于幻觉中。幻觉可以让人得到一时的慰藉,但终究是虚无飘渺的海市蜃楼。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穷,不是堕落的理由,人穷志不穷,穷且愈坚,旱路不通走水路,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还有北方,是金子总会发光,何必沮丧,何苦自己毁掉自己、自暴自弃呢!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方面是,从珍珍身上,我们体会到了做一个女人真难!做一个体制改革中,物欲横物时期缺乏权钱、缺乏关系、缺少专长,并且来自“老、少、边、穷”地区的女人更是难上加难!珍珍还不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女人,即如此惨,如此不幸,那么,那些社会最底层的女人的命运又会如何呢?这不能不令人深思啊!

《爸爸桥》是一篇极具时代性与反讽性、可读性的作品,是一篇极具“资政、存史、教化”的作品,作者耐心、细致、有力地叙述了普普通通农民从“土改”到“互助组”到“合作社”到“大跃进”到“人民公社”到“四清”到“文化大革命”到“粉碎四人帮”到“三年徘徊”到“改革开放”爸爸所遭遇的烦恼与痛苦。前一辈“爷爷”,为了行善赎罪,“二话没说,把老祖留下的‘肋巴骨’卖个尽光,攒钱造了一座桥,因劳累过度得了一身的痨病”,结果,因“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桥塌了。尔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后一辈“爸爸”,带着一个工程建筑队唱着“春天的故事”又重新建成了一座桥。然后,他“心安理得地死掉,死的时候奇瘦,身体倒伏在桥栏上,像一件衣服,咳出的血像水一样倾倒在大箐沟里,水像脉络一样的把他的血输送到各个角落”。——“爸爸桥,一端是生,一端是死,中间是一段沉重的弯曲的岁月”。作者以建桥为题旨,通过爸爸在人生道路探求中所经历的困惑、悲伤、愤怒、不平、惘然、慨然、坦然、泰然、怅然、悦然的心理历程,深刻反映了人们在半个世纪中所走过的崎岖坎坷的道路。作品把针砭、奚落、讽刺、批评、刺奢、斥佞、忧愁、叹惋、忿懑、感时、谋治、报国、为民、立业等融为一体,展示了人们半个世纪的生存状态,为我们塑造了一群性格迥异、光彩夺目的人物形象。更值得一提的是,作品灵活地运用叙述、描写、议论、呼告、抒情、说明、象征、烘托、比喻、拟人、渲染、联想、移情、反衬等文学表现手法与技巧,从而增强了文章的艺术感染力和人物形象的魅力。使读者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如对友谈心、如观长河飞瀑、如湖海荡漾,教化色彩少,生活情趣多,可读性强。

茂林周君不仅小说写得好,报告文学亦隽秀。2007年4月写的《师宗煤乡第一村》就是文学性的报告,或报告性的文学。其事件、细节、时间、地点、人物完全原型化。雨柱村的“三村四化”、“三抓三带动”、“乌金第一村”、马仲书的“三铁整治”(铁的纪律铁的手腕铁面无私)、对回汉民族的“一碗水端平,不砍偏口斧子”。不仅能为读者提供可靠的社会经济信息,而且具有长期的史科价值、文献价值,有“资政、存史、教化”的作用。确如作家李由所说“报告文学应该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历史的这一瞬间,把敏感的触角伸向现实生活的领域,把跳动的心贴近社会的脉搏,如旋风一般去追踪当地人生的步骤”。文章不是为“报告”而报告,为“追求”而“追求”,而是对政治学、经济学、伦理学、心理学、文化学、民俗学、民族学、宗教学等进行多角度多层次的思考研究,对历史进行反思,对现实进行审视,对未来进行预测,将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强化了“报告”的厚度,以及其理性色彩政治色彩。文章关注时代的“热点”、社会的“焦点”,把人民群众的“兴奋点”、“共鸣点”升华到爱党爱国为民的“至高点”,摒弃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拜金主义,以人为本,搞好民族团结,和谐和睦和衷共济。作家评论家夏衍也曾指出:“报告文学,不仅仅着眼于某一个先进人物或先进单位,而要高瞻远瞩,在更为广阔的背景面前,向事物的纵深开拓,去掌握、去反映生活进程中本质的东西”,即报告文学的“炼意”要宽、深、高、精、尖、新、实。《师宗煤乡第一村》的“炼意”“题旨”就相当出色。关于乡镇的“三村四化”“三农”、土地的流转、山林的承包、煤炭资源的开采等问题,如果孤立的把它看成是挖煤、炼焦、修路、植树、盖房、粉墙、建校、唱戏、上网等,看不到它们与整个社会潮流社会生活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充其量只能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报导。然而作者并不是这样,他把“三农问题”、农村的“三村四化”与改革、发展、稳定和构建和谐社会联系起来;与共产党举什么旗?走什么路?坚持什么方向?树立什么形象联系起来;与政治、经济、文化建设联系起来;与“三德四有五热爱”联系起来。强调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是鸟之两翼,车之两轮,缺一不可,从而使“三农”“三村四化”包含了关于祖国、人民、事业、旗帜、方向、形象、品质、理想、民族团结、宗教信仰、科学发展观、全面小康等多方向的内容,与其说作者是写文章,不如说是写世事沧桑,写风雨骤散——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人在漫长的岁月中,永远在路上”。

关于文学的意义,郭沫若先生在《文艺论集》中说:“文学是人生的表现,人生虽然随着时代的转变,但转变了的时代面貌都保存于文学之中,而为后代借鉴。因为文学有生命。”的确,茂林周君的小说、散文、诗歌及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亦然亦尔焉。有的提示事物发展规律,有的凝结人生经验,有的阐明处世之道,有的颂扬真善美、抨击假恶丑,有的反映人民群众的美好憧憬,有的论叙文章的作法,有的描绘自然风光,有的刻画人物形象,有的抒发细腻感情……凡此种种,言人未所言,写人未所写,给人以思想上的启迪、感情上的陶冶和艺术上的享受。特别是小说,我深为作者对世相的形象描绘、对故事情节的精心构思、对人物的准确把握而折腰。正所谓“世相百态,笔底波澜”啊!

然而,由于篇幅所限,我仅从其16篇短篇小说中择其4篇,从8篇报告文学中择其1篇,不揣冒昧,略析端倪,提出刍莞之见,以效献曝之忱。某些说法,不一定适当,定多欠妥之处,敬乞读者乞谅,并予以斧正为荷。余将承明诲,情同飞泉,欣慰平生,之乎悦然,者也怡然。                                                                      

                                                                    ——2009年5月9日于师宗

  评论这张
 
阅读(44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