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在杨川遗体告别仪式上的讲话  

2007-09-14 17:03: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12月23日)

 

尊敬的市文联领导、各位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

今天,大家冒着严寒,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是为了悼念一个逝去的朋友——杨川。他因患肺癌,经多方医治无效,于12月20日上午10:30去世。在芸芸众生中,一个人生命的诞生和终结微不足道,但是,在他短暂的人生历程中,他与我们结下了亲情,结下了友谊,结下了缘分,因此,在他即将升入天国之际,我们在此举行一个告别仪式,以寄托我们生者对死者的哀思。

杨川,原名杨晓敏,祖籍重庆。1959年生于云南省东川市落雪矿。1977年至1979年在东川冶金工校学习采矿专业,1979年至1987年在云南冶金六矿工作,先后做过井下工、炊事员、钳工、焊工、工会干事、宣传部干事、电视台记者,1988年至1995年在云南省楚雄市旅游总公司工作,曾参与紫溪山风景区的开发和紫溪旅行社的组建工作,先后任过紫溪旅行社办公室主任、经理。1995年为照看家人,与爱妻爱女团聚,毅然辞职到师宗定居,从事摄影摄像和文学创作,并先后在国际国内刊物上发表小说、散文40多万字。1994年3月18日加入楚雄市作协,1996年6月18日加入曲靖市作协,1997年4月10日加入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2002年1月1日加入世界中文作家协会,2002年8月17日加入云南省作协,2004年8月加入世界独立中文笔会。

我不知道与杨川相识、相知、相处的朋友们对他的看法是什么。但我知道现在躺在我们面前这口棺材里的人——他是一个正直善良、个性鲜明、扶贫惜弱的人,是一个对亲人关爱有加、对朋友真诚热情、对生活满怀憧憬的人,是一个对人生、对社会、对世界有着独特见解的理想主义者,是一个不随流、不媚俗、不“装洋”的一个很纯粹的人。

杨川半生漂泊,颠沛流离,饱尝人情冷暖,历经世态炎凉。他亲历自己的父母被关押批斗,亲历过去的恋人反目成仇,亲历昔日的朋友背叛逼债,亲历一个个癌症病人相继离世,但他从不怨天尤人,从不悲观厌世,他始终对生活充满信心,对理想坚定不渝,对文学执着追求。1995年他定居师宗后,与爱妻爱女过着一种平凡而幸福的生活。接着,他结识了许多像我这样的穷朋友,找到了属于他的最真挚的爱情、亲情和友情。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日子里,妻子周煜不顾债台高筑,四处求医问药,拼命挽留他的生命;赵正云大哥一家四口丢家弃小,不分昼夜寒暑,轮流守护在他床前;站在这里的朋友们,一直牵挂着他,又是打电话,又是来看望,又是寄钱,又是寄药。在网上结识的朋友孙姐,曾经几次给他寄来名贵的进口药品。就在大前天,听说他情况不好,立马从厦门坐飞机赶来。部分外地朋友,还自发地组织捐款,在周煜最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然而,就在大前天上午,他还是悄悄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离开,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缺憾,但对于杨川本人来说,他是在亲情和友情的温暖感动中离开人世的。他虽然两个月前就已经不能说话了,但我相信,他的心里充满了对朋友们感激之情。

杨川的一生,从物质上来说,没有钱,没有势,没有地位,但他的精神是高昂的。他生活虽然清贫,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心地善良,对朋友,对弱小者,总是不遗余力,倾心帮助。他有时尽管言语尖锐,毫不顾忌别人的面子,但为人正直,不趋炎附势,不巴结权贵,不虚情假意。他个人生活极其节俭,吃饭,往往几个辣椒、一点盐巴、冲点开水在饭里就解决一顿;穿衣,从舍不得花钱买名牌,但是对朋友他舍得。他买彩票,也想发财,但是他对我说,等我中了奖,先把你的住房贷款还掉,然后,我们两家人好好到什么地方玩一回。我在人事局工作时,有些人知道他和我的关系“铁”,托他找我帮点小忙,他怕影响我的所谓前程,总是一口回绝。他酷爱文学,发表了许多好作品,上了好几个大刊物,写了50多万字,一直想出本书。但是,当机会来临时,我和他商量,他说:“我的不出,我要等人家出版社来找再出;你年轻,以后还有机会,你也不要出。这个机会让给赵大哥,他60岁了,写了那么多好小说,比较我们两个,他更不容易,我们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之后,他在病中一直催我,他担心自己看不到赵大哥的小说集出版。直到19日晚上,在市文联领导和朋友们的帮助下,我终于把赵大哥的小说集拉了回来,他头天晚上看到书,第二天早上便离开了我们……

我们之间的友情,几天几夜也说不完……我相信这种友情同样存在于杨川和其他朋友之间,也存在于站在这里的朋友与朋友之间。在现代文明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日趋冷漠的今天,这种友谊很干净,很纯粹,很珍贵,我们应该要好好珍惜!

杨川的一生,就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的一生。他以独立的人格,借助知识和精神的力量,对亲人和朋友表现出极其强烈的责任感,对社会表现出极其强烈的公共关怀,他体现的是一种公共良知,体现的是一种对真善美的执著追求。我们姑且不论其社会价值如何,但是,他感动了与他相识的像我一样的许多朋友。

他生前曾经在病床上口述过一篇散文叫《我的天堂》,现在让我们祝愿他顺利地抵达他心目中的天堂。

我虽然不信鬼神,但我现在宁愿真的相信有那么一个世界,他在那个世界一定会保佑各位领导、亲友们一生平安,万事顺意!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