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悼念我的奶奶  

2007-09-14 14:45: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4月9日(农历三月初一),奶奶与世长辞,享年84岁。

和许多老人一样,奶奶的猝然去世,对其亲人是一个意外;对奶奶自己,却显得十分平静和从容。临终的前一天晚上,奶奶似乎是意料到死神的降临。她把平时我们给她的零用钱给了二弟家的两个孩子,把她常系在身上的围腰布上的一点银器也拆下来交给了孙媳妇,甚至和往常一样吃了一小碗饭。因为她分发钱物的时候,只说帮她收着怕弄丢了,加之平时身体尚好,一直忙碌着家中的琐事,因此,也就没有引起家人的注意。就在这天晚上,家人们入睡后,她独自在床上,悄悄把预先缝制的五六件寿衣一并穿在身上,连绣花鞋子也换上新的,然后安详地躺下。现在我们已经无从推测当时她在床上悉悉索索的动作是怎样的困难和坚定,她硬是抢在死神降临之前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总之,家人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至次日清晨8:00多,二弟他们用洗衣机洗衣服,想问奶奶有没有换下要洗的东西,才发现平时起得较早的奶奶还没有起床。二弟连声呼唤:奶奶奶奶!没人答应。掀开蚊帐一看,奶奶已经不省人事,不停地呻吟。

我是4月9日上午9:00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弟弟说奶奶不行了叫我赶快回去!我的脑袋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嗡的一声就懵了。在我的印象中,奶奶虽然已是80多岁高龄,但身体状况较好,支撑两三年是没有问题的。那承想天有不测风云,奶奶竟一夜之间倒下就再也没有自己起来了。

我匆匆忙忙赶到家中,奶奶已是奄奄一息,不能说话了。我痛哭失声,一遍又一遍呼唤着奶奶,但她再也不能答应我了。她艰难地呼吸着,听声音我感觉有很多痰阻住了她的气管,据说许多临终的老人都是这种症状。我们再次把医生请来,但量完血压和脉搏后,医生说针药水很难进入血管了,如果强行输液,只会加快死亡。其实,在此之前二弟已经请医生来看过了,只是从口里灌了点药水进去,除此之外无计可施。我和姑姑、父亲轮流守在奶奶身边,不断用纸巾揩擦从她口腔和鼻腔里流出的痰液。

漫长的一天从上午捱到黄昏。也许是回光返照,奶奶的腿动了一下,痰阻也不太厉害了,我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奶奶能够重新站起来。我和父亲、姑姑一起给奶奶喂了点水,捶了捶背,把她上身垫高,奶奶看上去好多了。有好几次,奶奶的眼皮动了几下,我急忙呼唤,看到奶奶的眼角似乎流出了泪水,我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奶奶,您不是盼望我回来看你吗?可是孙儿现在回来了,您却不能答应我一声……

医生又用手电光察看奶奶的眼睛,瞳孔已经散去,没有反应,可以断定是回光返照。

我一直握着奶奶的手腕,感受她的脉动。大约晚上10:00多,奶奶停止了呼吸,脉跳也停止了。

当夜,我们把奶奶装进寿棺,然后和父亲一直守到天亮。

4月18日(农历三月初十),我们按照农村的习俗,给奶奶举行了简朴的葬礼,把她和先前去世的公公合墓葬在一起。关于葬礼,有的亲戚朋友提议搞隆重一些,但我的观点更倾向于简朴。一方面,缘于家境贫困,经济拮据,我坚决反对那种华而不实的排场和喧闹;另一方面,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生命的源起和消逝我有自己的理解。所以,除了迁就一些必要的礼俗外,我们更多地沉溺于对奶奶的悲痛和怀念。这样简朴悲戚的葬礼,倘若奶奶九泉之下有灵有感,她是会原谅和欣慰的。

奶奶是旧时代过来的农村妇女,从小丧母,与弟弟相依度日。嫁到周家后,也是历经坎坷,备尝艰辛。她的一双“三寸金莲”从上个世纪20年代初起步,走过了旧中国几十年的苦难历史,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社会的沧桑巨变,刚刚品尝了改革开放新生活的甘甜,却在一朝一夕之间撒手人寰,怎能不令人伤痛!

奶奶这辈子最疼儿孙,尤其与我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半岁断奶,就一直跟奶奶吃在一起,睡在一起。记得小时候到村里新盖的电影院看电影,常常是祖孙二人,肩并肩,手牵手,令许多长辈羡慕不已。1990年至1997年间,我在大同中学工作,奶奶去住过一个星期,给我做饭做菜。那时,我还是单身,她怕我不会计划用钱,把买来的两公斤猪肉均匀地分成14份,每顿炒一小碗,十分精细可口。1997年至2001年,我在竹基中学工作,她也去住了大约一个星期。那时,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奶奶虽说不像前些年做事利落,但仍是闲不住,总要抢些细小的活计做着才踏实。那年,杨川大哥特地骑车到竹基帮奶奶照相,并放大用镜框装好。奶奶去世后这张照片就放在灵前,显得慈祥和宁静。

我之所以对奶奶的去世特别伤心,是因为我心中充满了缺憾。奶奶一直念叨着要来县城看看我新买的住房,可是一直未能遂愿。一方面我们住的楼层高,上班时间不在家,怕她上下楼、用水用电用煤气不安全;另一方面母亲说奶奶年事已高,怕出意外我们不好处理。于是,我暗自思忖等什么时候放假,我们有空在家照看的时候把奶奶接来住一阵,谁料奶奶的突然去世,竟使这个小小的愿望化为泡影;另外,前几年我的空闲时间多一点,可以抽空回老家,每次给奶奶带一点软的点心,见我惦着她,她高兴,我也踏实。可是今年由于工作变动,公事缠身,春节都没能回家,只托表弟带去30元钱,给她零用。虽说她不买什么,但老人的心思,口袋里装点钱心里高兴,谁知这一去竟成永别!妹妹说她春节回家时,奶奶反复问我为什么不回去?可见她期待和盼望我回家看她的心情何其强烈!想到此,我追悔莫及,泪流满面!

生者或余悲,逝者如斯矣。奶奶永远地长眠于地下,但我却无法平息自己的思绪。我亲历了30多年的人生体验,经过许多情感事件,写过一些称之为文章的东西,但现在想来,这个世界上最真切的东西就是亲情!最珍贵的东西就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就如我和奶奶之间那些曾经有过的来自心灵深处的温暖和感动,常常使我在不断咀嚼中体悟一种人生的美好和愉悦。如果说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天堂的话,那么,亲情就是营造这个天堂的最重要的元素。

写这篇散文时我流了两次泪。我对妻子说,好好待我们的爸爸妈妈吧!无论怎样忙也要抽时间回去看他们,不要总想着他们的时间很长,我们报答的机会很多。其实,“子欲养而亲不待”,真正等我们想拿出整块的时间来陪他们的时候,他们往往已经不需要了,惟有对着他们的遗像流泪……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