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风与铃  

2007-09-13 21:44: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很远,许多事情也很远。

那风铃是近的,挂在老树上。树死了,风铃活着。

那风是爷爷挂的,爷爷死了,奶奶活着,风也活着。

奶奶是爷爷用一个鞍子换的。

吴军门要送五匹马去南箐,找来找去,找到了爷爷。爷爷矮壮的身躯站在高大的吴军门面前,吴军门挥手就是三拳,象打在一堵墙上,疼得直咧嘴:"狗日的,去吧!回来给你个女人!"

爷爷就这样去了,和几个老兵痞,赶着那几匹驮马。

驮马上无非是些盐巴、布匹,但人却整整七个,一色的老七九,外带一架"春风机",个个壮得象牛。

到南箐要过归山,归山是有名的强盗出没的地方。高而险峻,丛林幽深。

五匹驮马才一进归山,人便不明不白地倒了两个。一个人的胸口插着一只红羽箭,另一个被射中嘴巴。爷爷一拔那支美丽的红羽箭那人的舌头就整个的挂在箭钩上拔出来。

整个山林在颤抖。

头儿一手抄在衣袋里,不声不响的用一只手搂起那人的头。"扑"的一声闷响,头儿的衣袋里钻出一颗弹头,又紧接着钻进那人的太阳穴,然后,在那人脑袋的另一边暴开一朵美丽的小花。那人惨恸的扭动也就消失了。

几个人走了几天,其中一个突然疯了,一个劲儿地喊:"我要找我妈!",头儿的衣袋里又"扑"的钻出一颗子弹头,那疯子就大张着嘴倒在头儿的怀里。

就在当晚的半夜时分、爷爷睡在树上,大睁着两眼看树尖上灰暗的月亮,猛听到一种异样的响动,接着就是头儿惊呼着窜出去,前面亮光一闪,头儿身子依然冲出一段,头儿的头却留在原处,另两个人和五匹马保持原来的姿势没变。

爷爷拼命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直到天亮。天亮后,只有五匹马和三个人的尸体。十个巨大的驮箩不见了,枪也不见了,只有爷爷手里的老七九还在。

——死马背上的的鞍子还在。

——鞍子里的银块还在,这一点,爷爷并不傻。

爷爷埋好鞍子,又走了一天,才走进奶奶长大的那个寨子。

爷爷喝足洒后,红着眼睛说要带走奶奶,头人大笑。爷爷一声不响地又走出寨子。

第二天,一个马鞍子摔在头人面前,头人大张着嘴把银块取出来摊在桌上,爽快地挥挥手,爷爷背着奶奶就出了寨。

吴军门又活了五年就死了,爷爷才骑着马回来。爷爷回来的时候,全镇的人都来看。爷爷空着一只袖子,背上背着爸爸,前面横着奶奶。

奶奶成为全镇最漂亮的女人。

爷爷浪惯了,脚板一痒就要出门。奶奶不让他去。爷爷就从马脖子上摘下一个大铃,挂在门口的老树上,说只要铃响,他就活着,于是,奶奶就日日夜夜听那铃声。后来,爷爷死了,那风铃却活着。

爷爷死在冬天,死得果断而简单。

奶奶把队上小母牛从厩里赶出来,迎面碰上民兵队长戚老黑。戚老黑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象小母牛一样漂亮的女人,又打量着象女人一样漂亮的小母牛。——小母牛的身上在厩里滚了屎。

戚老黑脸一黑说:"你敢破坏生产队的生产工具,还不脱衣服下来擦!"

奶奶不动。

戚老黑就认真地脱下奶奶那件大红印花夹袄去擦小母牛身上的屎。

那天天很冷,奶奶穿着单薄的生白布对襟衬衫,贴肉的大红肚兜隐约可见。奶奶一回家就趴在井边洗那件大红印花夹袄,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在盆里。

爷爷走过去一脚把盆踢飞,然后,从阁楼上翻到那杆老七九,拉得哗哗直响。奶奶死死抱住爷爷的腿,爷爷再一脚把奶奶踢飞,向门外走去。

爷爷来到戚老黑家门口,戚老黑的那只老黑狗向他伸出血红的舌头。爷爷毫不犹豫地开了一枪,黑狗倒在地上滚做一团。

戚老黑也从屋里端着二十响出来了,爷爷又一次扳动老七九……

爷爷在幻觉中好像看见戚老黑也象那条狗一样滚作一团。

事实上爷爷的老七九没有响,而是戚老黑的二十响把黄色的弹头倾泄在爷爷身上,二十粒弹头把爷爷推到民兵队长家的围墙上。

墙血红!爷爷血红!

爷爷的尸首抬回来了,奶奶仍然在洗那件大红印花夹袄。

别洗了别洗了别洗了!

——爷爷身上那些血沫沫的弹孔好像在喊。

忽然,奶奶尖细的声音唱起了那首《归山调》:

老归山哟(那个)老归山,

高出白云三尺三。

情哥哥哟莫出门,

出门不得归大山。

……

然而,山很远,许多事都很远。

只有那个风铃活着,响着。

爷爷确实死了,尽管奶奶仍然听见那个风铃的响声。

从此,奶奶一天天垮下去,脸上的肉刀剐一般。

奶奶用全部的生命来聆听风铃的劝说,直到有一天,风铃跌落,奶奶才喊着:"风风风……"死去。

老树也死了,山依然很远,许多事情都很远,只有风活着。严竣的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722)|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