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茂文学

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

 
 
 

日志

 
 
关于我

总想让生命皈依淡泊和宁静,可上苍给了我一颗孤独而敏感的心灵,使我轻而易举地切入生活,从此,再也寻不到放逐灵魂的牧场。/一些难以逝去的日子,如同我摆在纸上的那些沉默的语言,苦涩而欢愉。一些突如其来的念头,在某个易感的时刻,不断咬啮我的思想。/写作是一种忘却的方式,唯其如此,我才得以轻松地活着,我才得以走出自己,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当我重归淡泊和宁静时,我将不再写作,这一天,或有,或永远不会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他不是我儿子  

2007-09-13 21:22: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我在一所中学教书,班上有一个过年不回家的孩子。他叫平,小个子,长得很铁实,耳朵片上布满冻疮,是一个来自偏远农村的贫家少年。高三那年放寒假,学校空了,我正准备回老家,忽然在厕所的拐角处撞见平,倏的一闪,泥鳅般溜了。我满校园找,但他躲着我,逮不到他。临近春节的一天,看门的老张头终于发现他躲在教室的一角做题。按学校规矩,假期间学生不得在校逗留,于是勒令他离校。可那天,平像一只拴久了的小狼犬,见人就咬。老张头本来想拉他出去,不料他反手就打了老张头一个大嘴巴。老张头大把年纪,伤心得老泪纵横。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学生!老张头说。平还在发疯似的跳着脚骂: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事后,我两边做工作,总算把事态平息下来,但平的异常举动却使我心有余悸。他平时不吭不响,可读书用功,对人有礼貌,不是个狡人。大约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我喜欢这类学生。要么,我给你钥匙,你去我宿舍复习。我说。我不稀罕!平哭着把我递在他手上的钥匙摔在地上走了。我气昏了:你叫哪样学生!简直就是畜牲!连畜牲都不如!

平真的不见了,有个老女人却不时在校门口转悠。她穿着一套淘汰了的旧校服,一块旧花格头巾包住半个脸,背着一个竹篓。我暗想:是不是平的母亲?可是,她瞄见我立刻匆匆地走了。

春节后,我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平的家。平幼年丧父,母子俩相依为命,家中连一个像样的凳子都没有。平的母亲——就是在校门口转悠的那位,抽搭着鼻子告诉我:平一直没回家,过年也没有回来,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我说了平打老张头的事,那老女人似乎并不意外,但表现出极大的不安,一直哭,自始至终不敢正视我。

最后一个学期的冲刺后,平终于考起了长沙某大学……

此后,平杳无音讯。2004年春,马家爵案发,全国通缉。不知怎的,马的案子突然触动了我内心的某种疑问,于是又专程跑了他家一趟。平的母亲犹豫了半天,终于向我讲述了一段深埋的往事。

就在那个冬天,一个读高中的儿子因为学英语一直想买一个“快译通”,一个贫困的母亲问了价钱后束手无策。放寒假后,母子俩走进县城最大的超市,原本打算买点味精酱油一类的东西,但是母亲看到了儿子想要的那个可以折叠起来会出字的什么通。于是,瞒着儿子,悄悄揣进衣服。从收银台出来,盯了母亲很久的服务员叫来保安。两个牛高马大的保安提着母亲的衣领,轻易地从她身上搜到了那个东西。之后,开始追打。儿子惊呆了。事实上从母亲身上搜出来的只是一个几十元的像“快译通”的计算器。儿子眼睁睁地看着母亲举着双手,脸被打了就捂脸,肚子被踢了就捂肚子。一个保安准确地在她的膝弯上狠狠一脚,母亲立刻跪伏到大理石地板上。儿子下意识地想去把母亲拉起来,另一个保安警觉地抓住他:是不是你儿子?母亲昂起头,坚决地说:他不是我儿子!他不是我儿子!儿子一扭身挣脱保安跑了。母亲被保安用一根包扎带拴在电梯的入口处示众,一直到警察赶来才放了。

原来如此……

可是这个故事至今没有结局。我联系过那所大学,他们说那个叫平的学生根本就没有来报到。那么,平会去哪里呢?我一直等着他,一个艰辛而卑微的母亲一直等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125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